冷峰残月无欲天

喜游仙山,复忘归。

【霹雳同人】【六寂】猫(四)

(四)

散会后,人形师跟着六祸苍龙走进办公室,站在桌前。


沏好了茶,六祸苍龙端着茶杯倚坐在沙发上。“对我的决策有疑惑为什么不问,你我之间何时也变得如此生分?”


“非也,祸皇的决策便是人形师追随的脚步。”人形师顿了顿“只是如果需要与人共盟,对我们的计划而言,异度魔界不是更好的选择吗?”


 “的确,相比苦境正道,异度魔界或许与我们才是同道中人”。六祸苍龙沉声道:“此时异度魔界固然强于苦境正道,然则其劣名在外,涉黑历史在前,若与之为盟,落井下石痛击苦境正道,媒体与民众只会认为我紫耀集团与之狼狈为奸。我苦心经营名声多年,好容易才有得今日...

【霹雳同人】【六寂】卖萌可耻但是有效

可当作猫那篇的镜像,这次是祸皇变成了猫。

可能有玩脱

那么长的手稿,到电脑上居然才这么一点,而且写才一个多小时,录居然到现在,所以电子稿真的很讨厌...对自己的手速也感到绝望


寂寞侯最近被一只猫碰瓷了。

那天加班,等到寂寞侯到家时,夜色已深,他正到楼下,转角一片黑暗里突然冲出一个不明物体,他只觉腿被什么东西撞了,旋即听得一声凄惨的猫叫。他低下头借着灯光看清了情况,一只猫倒在了脚边。猫不大,才三四个月的模样,橘白相间的毛发,四趾和耳朵却是紫的。猫四角朝天躺着,端的是可怜兮兮,叫声凄凄。

寂寞侯蹲下身,拎着猫的脖子,将小猫提了起来,转了一圈,这才发现猫的后腿上有一块血痂,又听它叫...

【任月】踏莎行

纯练笔之作,梗源自昨夜的梦

原本想换个文风试试,结果写成了怨妇风??【】

算是我任月某个脑洞中的一段剧情

【金光同人】【任月】踏莎行

扶着一杯倒的任飘渺到车上时,他已经沉沉睡着了。酆都月从另一端上了主驾位,正要发动车时,回头却看到原本盖在任飘渺身上的毛毯已经滑落到他的腰上,只得认命地又替醉酒之人盖上,收手时,不经意却碰到了任飘渺的唇,手背传来的柔软触感,让他仿佛触电般急急地抽回了手。

 心若鼓擂,脸烫得像是烧了起来,酆都月握着自己的右手,整个人都怔了。是什么东西,跳得好快,从我的胸腔跳到喉头,是不是我只要一张嘴它就会立马跳出来。

今夜的月色真好啊,我爱的人就坐在我的身侧,...

【霹雳同人】【六寂】猫(三)

(三)

    六点半,六祸苍龙准时被生物钟叫醒,起床洗漱。猫从大床上跳下,慢慢悠悠地踱到客厅里,巡视着自己的领地。等到六祸苍龙从厨房出来把早餐端上桌,猫早早就蹲在座椅上候着了。两份早餐,一盘给自己,另一盘递到猫跟前,猫跳上桌,背朝他吃了起来。...


【霹雳同人】【六寂】猫

   (一)

    一只猫。


    还未成年。


    灰白相间的毛色,湛蓝的双眸,雪白的尾巴,尾尖却染了一点灰,浑身散发着“生人勿近”的气场。它不与其他的野猫打闹,独自端坐在有阳光洒下的草坪上,静静地梳理着自己的毛发。


    日光刺得人睁不开眼,却也舒服得让人情不自禁想要伸懒腰。六祸苍龙停好车,从地下车库踏出来,便敏锐地感到背后有双眼睛在注视着...

【霹雳同人】【六寂】清平乐

紫耀天朝某日,前来觐见的臣子,皆被当值的宫人拦了回去,便是如何让宫人通融,也只得一句“陛下今日偶感不适,正卧床休息,诸位大人且将奏折交予小的们,待陛下起身了,便马上递上去,还请大人们先回吧。”众人素知六祸苍龙的脾性,只得作罢,便三三两两地退下了。

而此时,一顶紫色软轿,疾疾从宫门而入,正往寝殿赶来。远远地,便有眼尖儿的宫人,欣喜地喊道:“是丞相的轿子,丞相大人来了!”那轿夫倒也好功夫,虽是一路疾驰,轿身不见半点晃荡,轿内人也省了遭罪。

“丞相大人,您终于来了”。

寂寞侯甫一掀开轿帘,便见着一张含泪带笑的脸,用看救世主的眼神,期期艾艾地望着他。他侧身堪堪躲过了几乎要扑上来的老福,下了轿。...

【金光同人】【任月】不成活

(二)

夜间山中的气温要比山下低得多,天近拂晓之际,又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。


酆都月是被雨砸醒的。他拄着剑颤颤巍巍地起来起来,茫然四顾——入目的是遍地的尸体和地上被雨水冲淡了的血迹。


他脑内一片混沌,四肢绵疲无力,整个人被大雨砸得昏昏沉沉,只觉项上之物仿佛有千斤之重,直压得他喘不过气,一时之间竟分辨不清,眼下究竟是现实亦或是噩梦一场。


——只愿是身处噩梦,梦醒一切如旧。


身上却适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,扯回了他神游的思绪。酆都月伸手探了探额头,果然是一片滚烫。他叹了口气,如果不能赶紧找到可避身之所,估计这好不容易捡回来的一条命...

【金光同人】【任月】入梦

    元邪皇身亡的那晚,任飘渺梦到了酆都月。

准确来说,是在梦中以旁观者的身份,看到了酆都月的一生。

 
    十岁那年误入林间瀑布,第一次遇见任飘渺。
 

    十三岁那年父母横死,师父为保护他而亡,就在酆都月以为自己也将丧命时,宛如天神般救下了他的任飘渺。

  
    扔给他剑谱的任飘渺。

   ...

【金光同人】【任月】不成活

(一)
    是夜,月盈中天。

    如水的银光洒在林间。

    林子的深处有一口瀑布,水沿着石壁,飞流而下,形成了一眼池。

    银发的男子,赤裸着上身,立于瀑布之下。

    男子身形虽瘦,却不似书生般无力,肌肉线条流畅,隐隐藏着股爆发力。想来应是个习武之人。

    瀑布水从他仰着的额头分成股,滑过他的脸颊,顺着绷紧的脖颈,爱抚过他的锁骨和胸膛,最后沿着腰线,融入温柔地吞噬了他下半身的泉水,不复...

六寂·脑洞·存档

想了个结局,祸皇死了,军师还活着,祸皇死前的愿望是再见军师一面,送他回过去的那个「人」答应了,但却提出只能以魂魄的状态——也就是他能看见军师,但军师不能看见他。于是练个笔吧:

皓月当空,星河萦绕,六祸苍龙步出屋内,略一探寻,便觅着了银辉下的那一抹灰白身影,立于高丘之上,仰头望着苍穹,身后的影子被月光投射在地上,周身弥漫着寂寥的气息。仿若天地之大,唯他孤身一人;漫漫长路,无人左右。寂寞二字,深入骨髓。是理想无人赞同的寂寥,亦是傲居高峰,无人能敌者的寂寞。

时已入晚秋之际,天去了燥热的暑气,夜间吹拂的山风带着水汽和丝丝寒意。六祸苍龙下意识的想走过去给他披上外套,提醒他已近初冬,莫要贪凉,需多...

【霹雳同人】【六寂】春欲晚

化外有处名曰仙山,据说是人死后待的地方。最初在某本杂记闲谈上看到时,寂寞侯并没放在心上,人死之后究竟是怎样,死人又不能说明,便也无人能证真伪。而当他也踏上仙山之后,才发现,原来仙山与现世并无不同。

仙山上也有一处冷峰残月,与自己先前的居处并无二样,甚至连九锡剑都依然安好的立在桌前的石头上。原来,人死之后的日子和活着的时候,也没有什么差别。依然是他一个人静静地看书、饮茶,兴致来了,偶尔描几笔丹青,或是与自己对弈。

后来,四非凡人也来了。来找他的时候,神情略有些激动却也夹杂着几分的尴尬。寂寞侯却只是端起桌上的茶壶,沏了一杯放在他的面前说道:“好友,饮茶吧。”四非凡人坐下接过茶盏,便也释然了——...

TOP